环球日报是香港《环球日报社》主办的报网融合大型门户资讯平台,以各类行业排行榜单和深度专访为特点,融媒体综合经营为发展方向。欢迎加盟合作!

发稿热线:13671231141

浪费社会资源低俗不堪的直播与直播卖货到底还能走多远?

时间:2020-07-11   来源:原创  关注:  作者:刘发祥

(大河融媒)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网络直播与直播带货好像一下子进入到了所有人的视觉领域,就连农村的农民伯伯也在没事情的时候经常在一些直播平台看直播,那种前所未有的新鲜和刺激更是把农民伯伯看的合不拢嘴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的搞笑、低俗与诱惑……。

   某一种新鲜事物的诞生,都会迎合了一部分人群的人性需求,往往那些所谓先知先觉的人都会是第一个吃螃蟹的,而且还会引以为荣,后知后觉得一般都会理性对待,而不知不觉的人才是对社会贡献最大的,因为他不可能参与这样的事情,所以就不会浪费社会资源。

   在这个飞速发展、日新月异的今天,什么农民歌手、网络红人、网络歌手其实是对文化艺术的一种贬义。《师说》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”,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、吼上两嗓子就是艺术了吗,还不是因为袒胸露肩的形象诱惑着一些脑残的结果。

   从当前直播业态来看。直播占用大量带宽,出来的内容却是大量的“工业废水”,其疲态与短板显而易见,商业模式难以成型,投资回报率极低,变现周期长而且产出投入比严重不对等。特别是直播带货,几乎是用祈求的口语来与网民互动,用尽一切赞美的言辞,无论你将商品讲得有多好,最终消费者还是把结局落在了价格上面,也就是说只要你的产品又好又便宜跟直不直播几乎没有太大的关系,那你还瞎折腾干啥呢。曾经因为整天整夜地守住那个“叮咚”而猝死的24岁美女店主的故事难道不记得了吗。

   从直播的社会环境来看。直播乱象丛生,许多主播道德沦丧,金钱至上,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,用尽心机,不择手段,教唆、诱惑未成年人充值打赏,对家庭的和谐、社会的稳定都产生了极坏的影响。而且,所谓的网红直播长期起到的是负能量作用,助长年轻人不劳而获的消极思想,不是想着怎么学习和奋斗,而是幻想着“一夜爆红”继而“一夜暴富”的梦想。

   从直播主播的素质来看。大部分主播素质低下,举止轻浮,言语不堪入耳,内容无聊透顶。为了吸引眼球甚至故意与充当托的粉丝对骂,从而引发同情,为其打赏。某种程度上说,是主播们自己在自掘坟墓,加速自取灭亡的一个过程而已。   网络直播的没落一如他的兴起,必将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。直播带货更会是昙花一现、劳民伤财的结果。直播业的寒冬已经初露端倪,用不了多久便会哀鸿遍野,一地鸡毛。这绝非危言耸听,更非消极打击,而是必然的结果。因为,但凡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都不会有太久的生命力(文/刘发祥、图/网络)。


责任编辑:HQRB01
标签:
相关资讯
热门频道

热门标签